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庸人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日志

 
 

What's parting us  

2018-01-27 20:26:51|  分类: 【偏激或平凡的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落雪了。
      十年未见能够连夜下的大雪,这里的人们都惊讶到了极点。当雪花纷纷扬扬地降临时,当它们尚未形成积雪时,这些诧异的哺乳动物们不禁停下自己的脚步,抬起头,感叹着这些小家伙,“真美呀!”
      雪们热烈地亲吻着大地,也同样给予仰起头迎接它们的人类,以热烈回馈。它们在各自落下的过程中,显得是多么的纯净无瑕;引力拉扯着它们,击碎它们于突起的乱石中时,那种脆弱又是那么惹人怜爱。它们似乎是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无辜少年,以至于当我被它们诱惑,重重地滑倒时,我亦只得责备自己的不慎。
      这些雪是出身低贱的苦行僧,它们卑微得,原先不过是天庭中的尘埃。天时地利人和,让它们不费什么功夫成了这些高尚的雪。这也无怪乎它们要一直翩翩起舞,得意洋洋了。
      可如果这些是我要说的全部,那我未免也太过天真。
      你可曾见过跌断脊椎的老人,不省人事时,那些在背后,霸占了一切的,铺满视野的猖狂乱颤的雪。你可曾见过当次日的明日再次升起时,那婆娑树影下,逐渐失去能量,呻吟着,想在自己消失前带走一切的白色恶魔。
     它们是天使,白色的外表;它们是魔鬼,融化后的它们露出的真面目,竟是混浊不堪的污水。
     它们比而不周,歪斜不正。农夫们喜瑞雪兆丰年,我伤,土地满目疮瘠谁怜;城市人乐雪至景色新,我犹悲,雪皆佞言人听。
     一片雪花落在地上时,它是成不了事的,人其实与之相同,好坏都一样。我们从茹毛饮血的年代便弄得合作提高彼此生存几率,一路走来,我们号称自己新新人类,这种合作本应深入骨髓。可当生产能力以立方增加,当我们不再需要合作,仅仅依靠个人便可以存活时,一些价值便开始倾覆。
     全球化的思维,素食主义者,我们更多地从各个角度去考虑一些不必要的问题。这也是导致我们渐行渐远的原因之一,当然与价值倾覆有关。这些问题被理智斟酌时,难以置信的结果便会诞生。我坚信这些结果不会时新生的冬日湮灭,但它亦是能够腐蚀一切的。比如有关人的存活的一切。
     雪是能毁灭人的,你们尽管笑我吧。现在沉如铅的墨色就要把我吞噬,而窗外的白色兀自潜伏着,它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当那一刻到来,它会爆发出不可思议的邪恶,扼你喉管,咬断你的动脉,撕扯你的肌肉。
    而你却毫无还手之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