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庸人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2018-3-25 20:29:40 阅读4 评论0 252018/03 Mar25

——畏惧死亡,被生命所奴役。
畏惧失败,被生活所奴役。

——有场大水,淹没了很多人,湮灭了很多城。

生活在稀薄空气中继续向前行驶,
我在世界边缘与恶魔搏斗。
很清楚、很显然,挣扎是日落前的矍铄。
很清楚、很显然,坠落是深夜中的必然。
墨  将退路斩断,黑暗留给我独自承受。
心中有个泪世界,那儿水漫金山。
走不了,时间逆行、你再回来。

                                                                ——庸人  


作者  | 2018-3-25 20:29:40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聋哑的自画像

2018-3-4 9:57:10 阅读6 评论0 42018/03 Mar4

在那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少年这样被囚禁着:他蜷缩在角落里,如躯壳般的身体和蛛网消融在一起,面部也早已被尘埃所覆盖。这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的神奇,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地降临在他的身上。当几个玩的最好的伙伴们到了上高中的年龄,他却被铐上了沉重的脚镣和手铐,拴在了这里。
少年唯一的食物是空气,可这混浊的黑暗中,呼吸的每一次肺部都如灼烧一般疼痛。但求生的欲望让他忍受这一切。努力地吞咽着,每一口,充斥着与自己一样卑微尘埃的空气。
这里没有春夏秋冬,没有白昼黑夜。有的只是少年自己逐渐消微的心跳和呼吸声。这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偶时会听到房间的门打开,但眼罩阻挡了少年发现这一切。他只是单纯听到,然后便有些不怎么可口的食物与少量的水放到他的跟前。麻木的心灵不会顾及自己的灵魂与尊严,每次这样,他都会努力弯下腰用嘴大口吞咽这些最后的救命稻草。尤如一只被饥饿吓坏了的狗。而每当这个小天地的主人看到他这么做了之后,他便会马上立刻,关上那扇门。这一切便仿佛又来自于另一世界,那少年曾经属于的世界。

作者  | 2018-3-4 9:57:10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臆想

2018-2-11 13:09:16 阅读5 评论0 112018/02 Feb11

      初返故土时,便会被一种不知名的气氛所包围。尤其是走进家中,总会有一种奇怪而奇妙的异乡感。这或许是人总想亲历这片土地上一切的心理在作祟,而当它没有得到满足时,臆想或许便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自然,我们便会抓住它不愿放手。
       那只黄白花纹相间的野猫又从菜地上践踏过去的时候,我知道我到家了。
       重回到家中,熟悉的一切督促我开始恢复一些旧习惯。可文字机器再次在脑中再次开始运转时,这些字词的组合规律再次被启用时,我所感到的生疏感是令人害怕的。生硬的手指与钢琴坚硬的琴键碰撞时,我感到的竟惟有麻木。于是,如果你是上帝的话,在兴头上的你可能会看到一个在自己领地上穿行的人类。它时而是茫然地向花园中眺望,时而是焦急地查询那个似乎能让它知道一切的小盒子。然而一切最终是徒劳而伤心的。

作者  | 2018-2-11 13:09:16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神圣

2018-2-5 22:25:55 阅读7 评论0 52018/02 Feb5

      坐在石灰砖砌成的老教室里的桑切,第一次为了在上课时画画而感到神圣。
      桑切在生活中亦是一个对自己充满不确信的男人,或者说,男孩儿。
      当教堂的钟声响起时,暮色已经悄然降临,那声音夹杂着被惊起乌鸦的哀叫,从每一个应当走在归家途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头上穿过,向古老城市的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每到这时,停下自己脚步,放空心事去抬头迎接这股召唤的,总是有很多人。
       然而这并非是桑切心中的神圣。
       每个人总是这样,喜爱压抑自己,桑切想。

作者  | 2018-2-5 22:25:55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尽人事

2018-2-2 22:18:14 阅读5 评论0 22018/02 Feb2

      寂寂人定初,我们的小区内还有几盏坚持的路灯,来驱散这夜浓重的睡意。从远处传来一声汽车的鸣笛,撕裂开这宁静的墨夜,可转瞬即逝,这声音也便如苦涩的咖啡气息般,氤氲、消散开。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
     可知道这是二月的深冬的夜晚吗?我不知道。屋内的地暖让我惬意,硬骨头被空气净化器过滤的空气炖酥,逐渐醉死在这安逸的环境中。
      人类历史的头两个深冬,一定没有几个人能挺过来。它们没有掌握制作火以及保存火的技巧,甚至没有足够的技巧猎杀有丰富毛皮的动物,因此我推测,那时的冬天,几天一过便“路有冻死骨”了。
      那么,我们究竟是凭藉什么存活下来,并以此生息繁衍呢?很多人会归功于“规律与知识的积累、传

作者  | 2018-2-2 22:18:14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晨光熹微

2018-1-29 9:13:05 阅读6 评论0 292018/01 Jan29

       屋外已是大亮。多亏隔光窗帘,房间内依然暗如中夜。
       我亦是想再多睡一会儿的,昨夜鏖战到十二点,不能适应熬夜的人本想再打发走一些头晕脑胀。无奈内部因素,外部因素,如此种种,硬是强拽着我以倦意迎接这一冬日的早晨。
       如同往常一样拉开窗帘,一切如常,只有被照亮的寒冷而不见投射下来的日光。树兀自是秃了枝;竹子也照旧,叶子半黄不青地在风中摇曳。若是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恐怕是我的寒意了。
        生病是真的折腾人,昨夜便有了感冒,再加上没能好好休息,地暖将整个世界都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依旧驱不散颤抖的我。
   

作者  | 2018-1-29 9:13:05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What's parting us

2018-1-27 20:26:51 阅读7 评论0 272018/01 Jan27

      江南落雪了。
      十年未见能够连夜下的大雪,这里的人们都惊讶到了极点。当雪花纷纷扬扬地降临时,当它们尚未形成积雪时,这些诧异的哺乳动物们不禁停下自己的脚步,抬起头,感叹着这些小家伙,“真美呀!”
      雪们热烈地亲吻着大地,也同样给予仰起头迎接它们的人类,以热烈回馈。它们在各自落下的过程中,显得是多么的纯净无瑕;引力拉扯着它们,击碎它们于突起的乱石中时,那种脆弱又是那么惹人怜爱。它们似乎是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无辜少年,以至于当我被它们诱惑,重重地滑倒时,我亦只得责备自己的不慎。
      这些雪是出身低贱的苦行僧,它们卑微得,原先不过是天庭中的尘埃。天时地利人和,让它们不费什么功夫成了这些高尚的雪。这也无怪乎它们要一直翩翩起舞,得意洋洋了。

作者  | 2018-1-27 20:26:51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世界自有原则

2018-1-20 22:50:38 阅读6 评论1 202018/01 Jan20

       我和多数人不太一样,我比较马虎。在做一件事情前,总不会去斟酌做它的前因后果,也不大会去找什么理由。其实你再怎么想也没用,因为世界自有其原则。
       你可以认定那遥不可及的葡萄是酸的,并因此而放弃追求;你可以耳闻八国联军的炮火声,口夸赞儒家文化的美好,从而继续维持“中体西用”;你也不是不可以为自己的篡汉辩解:为了缔造更好的国家,不得以而为之。但你无法使那熟透了的、晶莹剔透的葡萄变得柴涩;更无法使“中体西用”挽救病入膏肓的满清王朝,而你的谋权篡位,在当时世界的原则中是如何被定义的,似乎已不言而喻了。
       人们在找寻这些理由时,头脑往往是感性的。他们身处绝境,似是笼中的困兽一般,企图最后殊死一搏。“天皇万岁!大日本帝国

作者  | 2018-1-20 22:50:38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论“讲究品位"  

2017-7-8 21:23:57 阅读507 评论0 82017/07 July8

     自78年的改革开放到现在为止的几十年间,中国人民的物质需求已得到了极大程度上的满足。因而他们对于精神领域的涉足便开始了,在这种试探性质的涉足初期,错误当然会发生。譬如过度地去讲究所谓的”品位”。
     常能见到这样的例子:请客吃饭讲究品味,形象要讲究派头,用度还要讲究排场。这种对于品位的过度“讲究”是不合理的。然而这种几乎奢侈的”讲究“,并非是”摩登时代“才诞生的东西。早在中国古代便有”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这么一说可供对照。这种心理和当今社会人们所说的”讲究品味“其实是一样的。另有宴请宾客时,”酒非内法,果、肴非远方珍异,食非多品,器皿非满案,不敢会宾友。” 所以在向来以俭持家的司马光目睹了这些场面后,急忙写下《训俭示康》,告诉他儿子司马康“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再看看那些请客的“土豪”们,令我不禁唏嘘:“呜呼,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矣!”

作者  | 2017-7-8 21:23:57 | 阅读(50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光逝  

2017-5-23 22:26:54 阅读430 评论0 232017/05 May23


我有时喜爱我自己,在他人的嘲弄下,会去为自己争辩,纵使两败俱伤。我还喜爱自己拥有比别人略高一筹的技艺,在天南海北地聊天时,有幸可以拥有吹牛的资格。
可我有时痛恨我自己,痛恨自己不曾珍惜韶华,不谦逊,没有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该有的品德。一年年地,我越来越追不上时间,追不上光。光曾经与我影随,而我却视而不见。现如今,我肉身早已被欲望奴役,无法再执行大脑的命令。愈失败,愈堕落。
于是我开始怨天尤人,开始演琼瑶剧的老一套,悲伤欲绝的演绎了精彩的几幕。
我很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知道痛定思痛,我知道要总结经验。但我很想弄明白,程序与人生是否有共同之处,我知道的只有自己永远无法准确判断我在人生中做的每一个举动,是对还是错。

作者  | 2017-5-23 22:26:54 | 阅读(4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浊黑

2016-8-16 21:55:24 阅读18 评论0 162016/08 Aug16

      放眼望去,一切非绿即蓝。那些鲜嫩的青草所铺成的天然草坪,骄阳下小河旁垂柳的柳枝正随着微风吹拂的节奏摆动着,河水中数不尽的说不上名儿来的小鱼自在地游着。这一切包括远处若隐若现的群山都笼罩在薄雾中。这片草地呈小角度倾斜,最高处是一片宽阔的平地,这里有当初最早来到这里的人们铺设的简陋石板路,现在它仍在发挥用处。沿着草皮表面从高至低处凌乱分布着许多碍眼的岩石。它们在这里存在着或许是基于多年前的一场龙卷风或者离这里还有好些距离的斯宾塞海。当然不排除不远处山峦的水土流失等灾难所造成的。最低处则是那条小河,自始至终它就没有过名字,也没有受到过来自人类的污染。两边自然生长的柳树矮而壮实,它们的柳枝如诗如画地又好似凑巧地一齐垂入那清澈见底的河水中。

     这里没有人类

作者  | 2016-8-16 21:55:24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有一种精神跨越时空

2016-5-29 17:02:38 阅读22 评论3 292016/05 May29

      这是我们语文老师这周布置下来的作文题目。

      《有一种精神跨越时空》。

      作文题目一下来。和蔼的老师一下课便说了写作要求:

       文体不限,诗歌除外。800字以上。

       老师边说边将嘴角惯有的微笑提到一个更弯曲的弧度。这一笑让本来充满倦意的学生们稍许恢复了一些平日的活力,开始争先恐后地问起了老师问题,“老师您是不是让我们写杨绛先生啊。”——昨天的新闻恰好宣告105岁的她与世长辞。他们便是以这样形式的问题向老师搭话,教室就炸开了锅。想必在老师眼里,这话听着就像胡闹,但还是不携烦意地回答这些小孩子们的无厘头问题。

      “不是的。”还是那个习惯性的笑容。“你们随便写谁,记不记得我们学过一篇什么课文啊。”

      ‘偶遇霍金。’我心中默念道。‘他所得到的这些规律必将为后世做出卓越贡献。”

作者  | 2016-5-29 17:02:38 | 阅读(22) |评论(3) | 阅读全文>>

天真

2015-12-6 15:39:48 阅读25 评论1 62015/12 Dec6

天真的我,

天真的笑。

黑暗的天空,星星笑

闪烁在梦中,星星落。

砸的我肝肠寸断,没了脑袋。

于是妄图猛志固常在的刑天般舞动干戚。

殊不知断臂的梦想不是干戚,我不是刑天。

没有惆怅一江春水向东流,只因雕栏玉砌已俱毁。

我亦无迷魂,兀自招不得。

少年心事当拿云,在黑暗的天空。何来云,唯有星。

星星笑了,星星落了。

取次花丛中,我回顾了。

半缘梦落半缘君。

现实砸的我肝肠寸断,没了脑袋。

简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劲都没了。

作者  | 2015-12-6 15:39:48 | 阅读(25) |评论(1) | 阅读全文>>

疯了  

2015-6-10 20:03:18 阅读681 评论0 102015/06 June10

黑色,

浓稠的黑墨。

低压压地一片,从远处的无尽的天的那端,逐一瓦解、坍塌下来。

我  就快窒息。

没有乌云,星辰依旧。

时间的声音还在耳畔边行走。

矍铄,在天这端,巨大无比的混凝土建筑矗立着。繁华着。

孤独着。

闪烁的霓虹,

将着摇摇欲坠的苍穹,

奋力托起。仿佛这灯一灭。

天都会塌下来。

我很恐惧。

天哪能塌啊,

天塌下来就把我砸死咯。

一朋友打趣说。

我想也是,

天哪能塌啊,

我正这么思索着,

然后他死了。

被天砸死的。

我想这回他家两老人成了鳏寡孤独了,

作者  | 2015-6-10 20:03:18 | 阅读(6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始于金秋,亡于盛夏  

2015-6-6 21:08:18 阅读572 评论0 62015/06 June6

        夏日的脚步已依稀可辨。

        我们可否还记得当年的秋。披着新奇与另类收获的秋。带着血泪与暴戾的秋。充斥欢笑,我们尽情放肆的秋。

        我们尽可能地去回忆,去追念当年的秋。只企图能拾起当初的记忆。殊不知记忆其实是易碎品。

        多少个日夜,我们的挥霍与不珍惜已经将其摔落。我们颤抖着拾起它,仿佛摔破了世上最名贵的艺术品般。颤颤巍巍的双手,还妄想把它拼凑成原先的模样。却最终还是败了,败给了自己,输给了时间。

       秋,金色的,黑色的。夏,蓝色的,黑色的。秋日的太阳将我们领进那扇门,夏日的烈焰将我们炙烤,逼我们从那扇门离开。不复进入。

      把记忆虚焦回当年,然时光已凉。心已冰凉。那时,我的模样定幼稚而可笑。那时,我的模样定丑陋而无知。然而。那时,我的模样定灿烂自由。那时,我的模样定欢乐放肆。我依旧能够想象出,那种不复得到的欢乐。

作者  | 2015-6-6 21:08:18 | 阅读(57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上海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